1. 首页
  2. 美丽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女主人翁又怎样的心理特征

我个人认为女主人公是一个极其追求完美主义的女子,她所看重的东西是不能有半点瑕疵的,至少不能被她所致。所以在心中她表明之所以会不让男主人公知道她已有身孕,就是怕他怀疑这

我个人认为女主人公是一个极其追求完美主义的女子,她所看重的东西是不能有半点瑕疵的,至少不能被她所致。所以在心中她表明之所以会不让男主人公知道她已有身孕,就是怕他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或者她是不是别有用心,因此,她不希望他在想起她时有任何的不快或质疑,只希望是甜蜜和快乐。另外,这位女子的心灵是非常坚强的,这或许是因为在幼年成长时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和爱,她才得以有一个完整的并且坚实的自我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的外壳很坚硬,不会轻易收到外界的影响,因此,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就一定去做。之于她而言,一份至纯至美的爱情是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只要我爱他,那么,他对我怎样,并不重要,我就是爱着这种理想的维持。当她生命的意义不存在了,也就是证明她爱的证据死亡了,没有什么能让那个男人相信我的爱的时候,我也该离开这个世界,然后,最后的离开也是最为理想的,让这男人唯一一次,只思考我的存在,并且他不会怀疑,这份“想起”正如我的愿望,美的,纯的。

茨威格写《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到底为了说明什么?

这部电影改编自茨威格的小说,我想说的是:在中国1930——1945年间缺乏发生这个故事的土地,很多事情很突兀,这一点很失败,所以对30年代略有了解的人就会感觉特别不真实,还有既然发生在北京,很多人物对话缺少北京的风味,而是典型的当代语言。还有,这个影片采用了偷懒的叙述方法,还记得那个“8年后”吗?8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这8年是什么8年啊?茨威格小说是这样子的吗?不是!这八年是抗日战争的8年。哎,多么巧妙,导演无法把握这个历史,于是就“8年后”一笔带过。还有,很多场景都不是30年代40年代的风格,失败!

这样子的剧情如果发生在资本主义上升期间的欧洲,那就一点都没有问题了,哎,可惜那是中国的30年代,这样子的事情没有任何发生的根基。

编剧导演徐静蕾说:“原先想把这个故事直接搬到现代,但是剧本写到一半感觉非常不顺畅。后来我试着把这个故事放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忽然就有感觉了。”

这是自然的,虽然当代中国有这个故事发生的根据,但是很多细节问题还是无法解决的,因为当代中国,这样子的剧情,也是很难找到发生的社会根基的。但是,如果放到30年代就好了,那是一个久远的年代,就可以信口开河的改变了,因为很多观众根本不了解那个时代!

茨威格的作品受弗洛伊德的影响很大,按照西方人的心理,突出强化爱欲的摧枯拉巧的冲动性质。在他的原著小说中,作者始终弱化社会环境的描写,把人物封闭在一个基本不与社会接触的个人的小圈子里,从而展开以肉欲为主体的碰撞与挣扎。脱离于社会,才能突出肉体的主宰性,这是茨威格小说得以成立的一个前提。

徐静蕾把茨威格的小说搬到中国来,她发现几乎很难找到一个像原作那样的平静的世外桃源式的故事发生地。于是,徐静蕾按照她了解到的一知半解的历史知识,挤挤碰碰地把故事移到了三、四十年代,因为只有这个时间段里,才有唯一的机会与可能,给予女主人公舒缓地展示肉欲的机会。中国上世纪百年历史的动荡与纷杂,几乎没有一个宁静的港湾可以存放一段放纵的肉欲冲突。因此,当徐静蕾把茨威格的小说移植到中国的时空中来的时候,碰到的第一个麻烦,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地盘。

于是,我们看到,电影中明明交待了爱国游行、日本侵略、抗战胜利这些重大事件,这些事件,几乎都意味着必须让人物参与到对这些事件的思想选择中去,但是,原著中是没有政治背景的,所有的人物都是在一种真空的状况下,展示了肉欲的痛苦与冲突,所以移入中国后,影片中的人物在国难当头的情况下,依然像原著那样对身边的事关中国与民族命运的事件视而不见,就显得十分尴尬与不合时宜。这导致了在历史背景上,人物犹如木偶一样毫无作为。比如,姜文在游行时救下了徐静蕾,两个人躲在楼道上,整个场景只是两个人望过来,看过去,却丝毫没有关于时局的讨论,反而怡然自得地眉目传情。当抗战胜利后,姜文的颓废,很难说吻合那个特定时代的一个男人的性格发展,而在茨威格的原著中,男主人公游荡在上流社会的糜浮的空气中,只是说明一个没有波动的时代对一个男人的侵蚀与毒害。这样的多余人的作派,放入中国的环境中,是很难理解的,也是与中国人历史上间不容隙的选择判断不相容的。

套用弗洛伊德的理论到中国的环境中来,更是这个电影遭遇到文化隔阂的尴尬。在西方小说中,那种病态的恋情,借助于一种心理学的研究,而出现了许多经典的角色形象。但是,这些角色置换到中国的环境中来,失去了那一种心理分析的传统,必然会导致这种人物改造过来后的水土不服。在原著中着力刻划的一个女人的炽烈的内心,一旦换成一个贫民的女儿的时候,立刻变得奢侈而不适。东方女性对爱的含蓄、委婉的理解,我们可以在韩国影片中看到非常柔美地表现,但是,徐静蕾把西方女性的那种火一般的心态强加到一个宁静、纯净的中国女孩身上的时候,无论如何达不到一种令人认同的说服力。仅仅因为姜文家里的那几大厢皮装书、仅仅因为骑着摩托车的那种潇洒,仅仅因为撞了一个满怀,就可以让一个少女俯首称臣,欲焰如火,这在中国的文化环境下是难以理解的。多少年后,当她再次遇到这个男人,很快脱衣解带以尽床上之欢,同样是不能吻合中国女性的文化传统的。而当再次遇到姜文的时候,两个人竟然见面不相识,这种表现在小说中尚能说得过去,一旦到电影中来,无论如何难以让观众信服。两个演员在影片中就在短短的时间里,居然见面不相识,使这个电影连基本的真实性都遭到颠覆。当姜文对徐静蕾半信半疑地说似曾相识的时候,观众可以说看到的是中国电影中最荒诞的一幕。这也彻底打破了影片题目的可信性,明明是有着两次床上之欢“情人”的来信,凭什么要说它是陌生女人的来信?茨威格原作中以情感取胜的风格,在遇到了中国电影胶片呈现出来的图像的时候,被彻底地瓦解了。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主要讲了什么?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斯蒂芬·茨威格的代表作之一。

斯蒂芬·茨威格是享有世界声誉的奥地利作家,他善于从心理角度再现人物的性格和生活遭遇,特别擅长刻画女性心理,塑造女性形象。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讲述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饱蘸着一生的痴情,写下了一封凄婉动人的长信,向一位著名的作家袒露了自己绝望的爱慕之情。

小说以一名女子最痛苦经历,写出了爱的深沉与奉献。高尔基曾由衷地赞赏这篇小说“真是一篇惊人的杰作。”

在这部茨威格脍炙人口的心理分析小说集中,一段段哀婉动人的故事、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一个个人物的喜乐、苦痛、迷惘和绝望都能悄悄渗入你的心灵,触动那最深处的一隅,而人类细腻的千百种情感,都带着独有的美丽,化成了似幻似真的现实。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读后感该叫什么?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奥地利小说家斯蒂芬•茨威格创作于1922年的一部中篇小说。小说以独特的角度、出色的心理描写刻画了一个痴情女子一生的情感世界。1948年美国好莱坞导演马克斯•奥菲尔斯改编拍成影片《巫山云》。2004年中国新锐女导演徐静蕾再度将其搬上银幕,作为参加第52届西班牙圣思巴斯蒂安电影节处女作导演单元的参赛作品,破格获得官方单元最佳导演银贝壳奖。

小说与电影进行对比,其一,在对《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改编中,两位导演与茨威格的国籍、文化背景都各不相同,文化体系差异也非常大,在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审美习惯等各个方面都不相同。为了能使外国原著适应本国观众的审美习惯和接受习惯,两位导演在改编原小说文本时,都进行了时间、地点等基本要素的创造性改动。“美版”影片故事发生时间在1900年音乐之都的维也纳,人物的形象、气质及场景的选择都弥漫着浓厚的西方艺术气息:古典而优雅。维也纳,在其他文化中就几近音乐的代名词,所以主人公的音乐家身份符合当时的美国人对于音乐之都维也纳的想象。奥地利作为二战中的战败国,昔日奥匈帝国余辉下繁荣奢靡的音乐之都如今已经变成一片瓦砾,从未有过君主制度的美国人对维也纳充满了好奇。导演将故事发生的地点安排在维也纳,这符合当时美国民族心态,迎合了大众的心理,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得到了观众的普遍认同;在“徐版”中,导演自觉而努力地进行着本土化的表达,她将故事的背景整个地搬到了中国,而且是传统文化气息浓厚的三四十年代的北平。导演有意识地将故事设置在这样—个弥漫着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的时空之中,以便于将一些富含民族特色的、地域色彩的文化元素直接往故事上贴:灯笼、对联、中国结、四合院、人力车、小巷、骆驼、寿面、媒人、旗袍马褂、火炕、窗花等,这些富有民族特色的文化元素的直接呈现,极为有效地营造出了一种清空、宁静、隽永的古典诗词般的意境,体现出浓浓的中国味,让一段激越的爱情在弥漫着幽怨的琵琶曲调的四合院中演绎铺展,给观众以极大的审美新异感。另外,为了增加电影的厚重感,中国导演习惯将男欢女爱的故事放置于沉淀的背景中去叙述,“徐版”中宛平事件、北平光复等历史事件的描述追求的就是这种效果。

其二,在故事情节上,小说以书信体的形式记述了女主人公的爱恋。她在13岁时,就爱上了她的邻居小说家R,并对他“着了迷”。她的引诱导致了意外的怀孕并为他生了一个孩子,可是小说家R对这一切毫无所知,从未认出与他几度邂逅的女人就是当年邻居家那个十三岁的女孩。女主人公在孩子夭折后,自感将不久离开人世,匿名写信给一小说家R-封诀别信,向其倾诉一厢情愿的爱情。信中用了很多插叙描述她与R先生的几次相遇,倾述其一生的爱恋和不幸经历。

“美版”对故事情节作了较大的改动。首先,影片将原作中男主人公的身份由作家改成了才华横溢的钢琴家,男主人公的这种音乐身份符合美国人对维也纳的向往和想象,流露出对于已逝的太平世界的无比留恋以及恢复旧时代文化精神的强烈渴望。其次,为了更集中地呈现精神层面的寓意,影片淡化了小说中的比较现实的细节,改变了原著中女人沦落风尘的情节,换成女人被钢琴家遗忘后选择婚姻,嫁给了一个爱自己的有钱男人,让孩子有一个健康的生长环境。家庭观念在当时的美国文化中还占有重要的地位,女主人公这样的选择可以说是一个美满的归宿,但她对音乐家始终念念不忘,所以作为带有强烈道德批判色彩的影片,无论女主人公爱得怎样死去活来,影片都不可能让她的爱情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因为这样就等于鼓励背叛家庭,这对当时的观众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再次,影片的开头记述女人丈夫收到决斗邀请,结尾决定接受决斗邀请,这~情节的增加,意味着钢琴家决定不再像以往那样逃避生活,要维护真正绅士的风度和荣誉,即使这一次面对的是死亡。这一情节的设置,淋漓尽致地再现了西方经久不衰的“决斗”现象和社会风俗,鼓舞着个体发挥个人潜能、实现个人目标、维护自己的权益,获取殊荣。同时,这个情节也一定程度上象征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灾难降临,作为犹太艺术家的导演本人无法逃避这不可抗拒的命运。

其三,小说和电影总归是不同的,小说展示给读者的是想象的空间,而电影则是影像所表现给观众的视听知觉。电影会使其再现物象、表现运动得心应手,但在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上比起小说来却相形见绌。茨威格的小说以心理描写见长,《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更是如此,心理描写堪称经典。如描写女主人公情窦初开的一段:

……我以为,你的柔情蜜意只是给我的,是给我一个人的。在这一瞬间,在我这个尚未成年的女孩的心里,一下子感觉就成长成为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从此永远属于你了。??“那他看你一眼,你干吗脸涨得通红啊?”我的女同学使出了一个好管闲事的女孩子的阴坏劲儿,连嘲带讽地说道。可是恰巧因为她的讽刺正好触到了我的秘密,血就更往我的脸颊上涌。我狼狈至极,恼羞成怒,我恶狠狠地说:“傻丫头!”我当时真恨不得把她活活勒死。但是她笑得更欢,嘲讽得更加厉害,直到我发现,羞怒之下我的眼睛里都噙满了泪水。我不理她,独自跑上楼去了。

这段描写将一个怀春少女见到心爱之人后的紧张、兴奋、幸福和心中秘密被同学揭穿后的羞涩、恼怒传神地呈现出来。而在影片中,我们在年轻女演员的表演上却不能看到或体会到这些。或许无论演员的演技如何精湛都无法将如此复杂的心理变化完全表现出来。

其四,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以一个作家收到一叠厚厚的信开始,在这封信中,一个女人讲述了她的一生,一份纯粹不带一丝杂质的“爱情”。从小的时候对这个男人的迷恋,成熟后的献身,到不得不的离开,独自抚养小孩的经历,直至与男人陌生的重逢,直至流感夺取孩子和她的生命。说明,这不是爱情,所以我在前面中,我加了引号,很多人以为这是爱情。没有任何的要求、甚至担心自己这封信会给对方带来压力,带有祈求和可怜去要求对方把信看完。你会么?现实中有么?分手的恋人希望对方幸福,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在作用而给出这样的祝福?一句话说得好:有情何必分开,相忘必然忘情。这份被放大和夸张的依恋体现的是茨威格的文章风格,张开描写主角单方面“自我”的心理。个人觉得电影没有完全服从于原著,变成了观众眼中的爱情片,这就削弱了电影的表现力,更让原著小说是失色不少。

最后,和原小说比较,最明显的痕迹是,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女主人公和那个男人碰面次数明显增加了。这增加的几次会面便是茨威格小说和徐静蕾电影格调差异之分水岭:一边是一自恋女人如老牌同性恋男子般自给自足的诗意幻想,另一边是大学女生和日本漫画版陈世美的凄美传奇。同时正是这个篡改指出了横亘于想象界和现实界的那道沟渠——这道沟渠的名字就叫:“偶然性”。电影中,女人总是能够在漫天风雪、山河破碎的世界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偶遇”那个让她心仪的男人。

回到小说上,我认为,它最大的力量还是在于构思层面。这个卓绝的女子在茨威格的几乎极端构思中热情演绎。她什么也不祈求,她的存在就是为了他的存在。18年的如一,作者的手引导着她永陷痴迷。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点评

斯蒂芬.茨威格(1881-1942)是享有世界声誉的奥地利作家,他善于从心理角度再现人物的性格和生活遭遇,特别擅长刻画女性心理,塑造女性形象.《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其代表作之一,讲述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饱蘸着一生的痴情,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饱蘸着一生的痴情,写下了一封凄婉动人的长信,向一位著名的作家袒露了自己绝望的爱慕之情。小说以一名女子最痛苦经历,写出了爱的深沉与奉献。高尔基曾由衷地赞赏这篇小说“真是一篇惊人的杰作。”

在这部茨威格脍炙人口的心理分析小说集中,一段段哀婉动人的故事、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一个个人物的喜乐、苦痛、迷惘和绝望都能悄悄渗入你的心灵,触动那最深处的一隅,而人类细腻的千百种情感,都带着独有的美丽,化成了似幻似似真的现实。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